起底疯狂的“蝶贝蕾”传销:成员九成来自网络招聘,色诱轻松骗人

 

 

在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大口子门村西北端的废品回收站,几间平房几乎没进了垃圾堆。这是一个蝶贝蕾”传销人员曾经的居住点,距离发现23岁的李文星溺亡的水坑只有约一公里。

 

近日,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在天津误入传销组织“蝶贝蕾”殒命一事引发关注。天津静海区6日通报,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经过已基本查明,5名涉案人员已被抓获,并被刑事拘留。6日凌晨,静海区组织开展打击传销“凌晨行动”,截至6日上午11时,共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

 

“蝶贝蕾”:人员达七千多人

 

静海以传销活动多发“闻名”。

 

2004年,媒体报道“静海开始滋生非法传销”,高峰时从事者达1500余人。如今,静海被称为北派传销的重地,非法拘禁、暴力行为等屡见报端。十几年来,当地对传销的打击未曾断绝。重拳之下,传销越来越隐蔽,转为“地下”。传销者基本白天不出来,躲在野外树林深处,以往“上百人成群结队集会”,变为分散成两三人一起走。受害者群体也发生较大变化,由农村、打工青年,发展成大学毕业生为主。“静海靠近天津市区,东临滨海新区,通过网络招聘等方式,容易引诱着急找工作又不了解情况的大学生。当地城中村多,便于传销隐匿和控制新人。” 反传销人士分析。

 

曾陷入传销的多名受骗者曾描述静海传销窝点的场景:一间屋子睡了十几名受骗者,他们一日三顿的馒头咸菜。屋内墙面满是“鸡汤文”:“激情成就梦想”、“人生苦短,必须勇敢。笑口常开,及时行乐。”也有一些传销笔记、计算公式。有的宿舍还留有求职简历、成员名单、传销合同书和传销笔记。笔记详细记录传销人员“邀约”“引线人”“带朋友”等话术:“今天这个行业是一个百分之百成功的行业”、“带新朋友的路上注意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要提前跟领导发短信,不要谈论家里的环境”等。

 

而多篇媒体报道都指向“蝶贝蕾”,这个静海最主要的传销机构。

 

据平安天津官微通报,该传销组织规模庞大,等级分工明确,涉及全国多个省市,参与者达7000余人。其中,在静海及周边地区发展传销人员达1600余人,占比近23%。

 

“蝶贝蕾”传销,以高端化妆品吸引传销者入会,缴纳2900元“会费”即可入伙。组织内部分工明确,分为会员、推广员、培训员、代理员、代理商五个级别。上百人分布七八个窝点,到达培训员级别,就可管理窝点。

 

“组织者会告诉新人,做到代理商级别每月可以拿到3.8万元,出局的话,奖励290万。”反传销协会成员张明(化名)介绍。

 

在传销培训和宿舍现场,记者均未看到蝶贝蕾产品的踪影。张明介绍,产品只是概念,并无实物,参与传销者不断发展,成员获得收益,从而获取分成。

 

多名曾被骗入静海蝶贝蕾的人员也证实,只知道这是一种高端化妆品,不管买多少套,也没给过实物,更没见过产品。

 

“洗脑”是传销的重要环节。通常是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比如平时会聊“怎么成功”类的话题,吃饭时强制规定每人都要讲话,讲怎么提高身价等。“进传销后要交钱,很多人交了钱觉得不甘心,只能继续干了”。

 

此外,新人入会,先将手机控制起来,每次通话,全程有人盯着,一旦用完立马收走。还会将新人“软隔离”,阻止新人跟其他人交谈或逃跑。

 

警方查明,“蝶贝蕾”传销组织成员陈某,利用手机和邮箱在“BOSS直聘”上,冒用“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之名,发布虚假招聘信息。李文星投发简历后,陈某于5月20日将他诱骗至静海,后向传销组织上级张某汇报,张某又向上级胡某汇报。

 

胡某安排传销人员江某某接站,后将李文星送至静海镇上三里村艾某某管理的寝室。随后,李文星又被转移至静海镇杨李院村胡某管理的寝室,最后被转移至静海镇杨李院村李某某管理的寝室。

 

经调查取证及相关涉案人员供认,确认李文星在静期间交付传销产品费,正式加入传销组织,并在后期已不需要被控制,可在传销组织内部自由活动。

 

 

博士后设计“小财神”软件

 

历经十余年发展的传销组织“蝶贝蕾”,分支流窜各省,其模式不断更新,该组织成员9成以上来自网络招聘,在警方的不断打击中,削弱又壮大,直到近期再次受到公众高强度关注。

 

早在2006年,“蝶贝蕾”传销案被山东聊城警方破获,涉案者达50余万人,涉案金额达20多亿,犯罪嫌疑人遍布30多城市,是彼时全国破获的最大传销案。

 

2006年3月1日,聊城市东昌府公安分局民警前去解救一名被困传销窝点的女大学生。在一间民房发现了与其同居的严某。屋角一套名为“蝶贝蕾”的化妆品引起了民警的注意,因为“低级传销人员不可能有传销产品,也不可能单独居住”。东昌府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王永刚判断,严某应该是一条“大鱼”。通过进一步讯问,“蝶贝蕾”传销网络的一个B级头目,浮出水面。在这个窝点里,还查获了一部电脑,“3·1”传销大案由此打开了突破口。通过解密,一百多名下线清晰地展现在眼前。

 

警方顺藤摸瓜,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抓捕了两名A级头目,并查获内存“小财神”文件的两个闪盘。

 

让警方更吃惊的是,这套专业的电脑程序,竟出自一名博士后之手。2002年,该博士后接受苏某、李某等6名B级头目的委托,设计了“小财神”操作程序。之后,他把这套软件变成了产品,以每套1至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多个传销团伙。此后,经多种渠道的传播,“小财神”逐步成为传销者最重要的“网络工具”。

 

逃离者回忆:每个环节都经过精心设计

 

3年前,康国强在天津静海的“蝶贝蕾”时,传销组织还只是通过电话、QQ、微信拉人,“男的基本拉不过来人,基本靠女的拉人,靠色诱轻松就能骗过来,一个女的3天骗一个,骗过来最小的16岁”。

 

康国强受女友之骗进入传销,在“蝶蓓蕾”的半年里,他从“帅哥”到“老板”跃升为“领导”,但不仅没赚到钱,反而赔了3万多元。

 

多名有蝶贝蕾传销经历人士向北京时间介绍,“蝶贝蕾”为了便于管理,有相当严格的“规矩”。

 

“不准谈恋爱、不能说脏话、吃饭领导先吃。”离开“家”3个月后,李楠仍然可以一口气数出多条“家”中的规矩。

 

每天只有午饭和晚饭两餐。主食是馒头加咸菜。有时会有稀饭,“基本上看不到米粒”。

 

即便如此,这顿饭在“家”中依旧规矩多多。摆放在院子里的长方形桌子当做餐桌。领导的位置在中央,“扛家”在领导对面,新人坐在领导的左边,其他人分列两侧。通常情况下,小头目负责把伙食做好,通知开饭,最后等待领导上桌。

 

传销组织甄选新人有一套标准:“太穷的不要,太富的不要,结婚的不要,有外债的不要,在逃犯不要。”钱江说,还有出生在90年之前的不要。

 

 

广州蝶贝蕾:冒名风波几乎让公司瘫痪

 

与此同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广州白云区,一家与传销组织名称相似企业——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也因此成为调查对象。

 

据《新京报》报道,记者在李文星尸体被发现的水坑西侧百米处,发现疑似传销团伙遗留的“传销笔记”,其中,记有“蝶贝蕾”产品推荐稿,并提及了“公司合作伙伴是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白云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已于8月4日组织对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进行了现场核查,暂未发现该公司参与传销或为传销提供货源的证据。

 

执法人员全面检查了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厂区,核查其产品并调阅生产记录,显示该公司现为一化妆品OEM企业,产品均为代加工产品,未见自主品牌产品,所加工产品均能提供加工合同、客户营业执照。经初步调查,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于2013年接待过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调查,结论为天津传销案与该公司无关。

 

该公司负责人李冬敏称,自2006年起就不断接到被冒用其公司名义进行传销的信息,该公司于2010年6月5日曾在广州日报头版发布声明与“蝶贝蕾传销”一事无关,并在其公司网站首页予以声明。

 

目前,执法人员对现场检查情况进行取证,并将对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进一步调查。白云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称,蝶贝蕾传销组织是否确实假冒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名义需综合天津警方的调查情况进行认定。

 

据了解,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位于白云区龙归园夏村。公司官网资料显示,1999年由中美韩三家大型化妆品公司合资创办,主要经营化妆品加工代工。

 

该公司负责人李冬敏告诉记者,公司只代工生产化妆品,本身并不经营化妆品品牌,也从未生产过蝶贝蕾牌化妆品。说起被冒用,李冬敏表示,第一次知道此事大约在10年前,李冬敏介绍,2006年12月,央视就曾播出节目《疯狂蝶贝蕾,直击全国最大传销团伙》,随后,企业马上向当地工商、公安机关报案,并多次发表声明,当时,白云区工商局调查后,作出了“与传销无关”的结论。

 

经过努力,那次风波才平息,公司生产经营恢复正常,接到的投诉也很少。2013年10月,天津北辰公安分局来到广州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内进行调查,我们做了详细说明。“这次风波让我们差点遭遇灭顶之灾,合作商几乎全部走光了,企业几近瘫痪。”

 

“不只是市民,甚至有客户因为这个名字不再信任我们。”李冬敏介绍,10多年以来,不少化妆品品牌商因不愿和“蝶贝蕾”扯上关系,选择离开。

 

此外,让李冬敏更为困惑的是,招工也不好招了。“2013年以来,公司招工都是在网上发招聘启事,有意求职者在网络一搜索,当看到网上公司名字和传销联系在一起时,谁还敢来。”无奈之下,李冬敏只能要求员工在所有对外场合向他人介绍时只提公司全名,弱化“蝶贝蕾”三个字,尽量消减负面影响。“希望国家能强力打击传销犯罪行为,还我们企业一个清白!”李冬敏说。

 

被困扰了10多年,为何不换个名字?李冬敏表示,由于化妆品生产证件和大量客户包装已印有厂名,更名要几年时间才能完成,合作商化妆品包装材料更换会造成很大损失。“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金钱成本,都太巨大了。”白云区相关部门表示,目前还未收到关于该企业变更公司名称的申请。

 

 

 

来源地址:/a/775431.html



今日推荐

Contact ME